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香港痴 | 26th Oct 2012 | 法克 | (57 Reads)

 

以前我有三位好友,大家已經認識了孫法克,另一位是何聖恩。也許你已經想到,何聖恩即是「火星人」莊尼獲加。

 

當然何聖恩不可能來自火星,只是他的名字很似火星人。小時候我們一起入讀大陸的寄宿幼兒園紅太陽,很多人不相信有「寄宿幼兒園」這種地方,但是這是我們三人的集體回憶。

由於我們三人都是醫生兒女,我們被編住同一個班,睡在同一閒集體睡房裡面。床與床是並排在一起的,間隔只有幾條疏通的粗木棍,方便我們在夜晚穿過木棍打對方的手臂。

我們對學校有一個貢獻,就是示範打針不痛,結果我們三人甚麼針種都注射過了,甚至只有女孩打的德國麻疹疫苗注射。

聖恩說他是火星人,法克出現性變態徵兆,或者是打針打得過了火位。我自己就很正常了。

火星人常常有個幻想,就是他是宇宙帝國之子,我是海羊星人的死剩種,遲早他會佔領地球,給我一點顏色好看。

他最可怕的是,他很聰明,他說的東西總是疑似真實。他還說他的父親研究粒線體能量,可以令人變成超人。

如果我是你,我不會相信他,他的故事是很好的茶餘飯後的吹牛話題,你永遠證明不到他是大錯特錯的,算了吧!

法克就比較理智得多,他知道很多秘密,有些秘密甚至神秘到不可能得到手的,真實程度無法得以確定。

「海羊,你爸有個很要好的女人朋友,她差點兒做了你媽!」

「白痴,我爸很愛我媽的,沒有女人可以做我娘親。」

「如果你爸不選姓上官,你媽可能姓魯的。」

真是火上加油,我一手推開法克的臭嘴,要他向後退三步。每每想到我爸有其他女人,我就很想打死謠傳者。

「魯你個頭。老夫子、老虎蟹,還是魯水雞翼?你不要命!」

火掩眼了,我一拳就想打碎法克的頭。一直沉寂的火星人,他突然活起來了,喃喃說出「放、開、爆裂」三個詞語。

地上捲起了一股強勁力流,不知道大腦麻痺還是手軟,法克和我都動彈不得,只知火星人力量穿過我們。

他也不是打我們,但是我們兩人都臣服了,此刻火星人只是冷冷一笑,沒有所謂,只道:「現在排隊洗澡!」

更奇異的事情發生了。火星人拿起他的鐵盆子,前面已經有二十多人,火星人拿起鐵盆子,隨便向前一拋,打中排第三位的小男孩,把別人的盆子像打波子一樣打走了。

小男孩跑去追回盆子,火星人就佔了第三位置,真是發神經,法克和我只好排到最尾,哈哈。


當然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。

 

後來我們一起讀了悉尼大學護理系,有別於法克可怕的背景,他的老爸,就像我爸,沒有做過非法墮胎的勾當。但是又有別於我本人,他是有一點輕度精神病的人,情緒病那種。

也許有過輕度精神病的人更有愛心,同年我們都畢業於護理系。我們之前都是澳洲的註冊護士,做了五年就沒了。現在我們都是做兒童節目的同事!哼!

回憶,真是很累的事情,現在嘛,我很想睡覺咧!晚安啦!


[1]

大家咪識了幾十年啦,真係唔容易啊,

siuwingwing
[引用] | 作者 siuwingwing | 28th Oct 2012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真激氣,siuwingwing總是那麼仁慈,我就受不了他們。還有,我說我就正常你都照單全收嗎?滴汗!
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香港痴 | 29th Oct 2012